北萧__

大啖食粮之刻已到

不死城 · 云中(五)

“它们就这么撤走了?”

那个声音在远程传输中受到了些许电流干扰,显得有些失真:“是的,攻占整个湾区花了十个小时,从占领到撤退却只有四个小时。它们在半天的时间里让我们损失了数量上万的军人,丢失了最大的港口。”

“它们是怎么进攻的?”

“很简单。”艾萨克被投影一面墙上,在太平洋的这一侧,数十位军人坐在会议室中,他们的军衔都很高,无不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艾萨克的身上,可他只说了一个名字,“BGM-109G。”

S将军坐在最前面,艾萨克的服役并没有让他感到太惊讶,他像是自言自语地说:“G型号的战斧巡洋导弹,应该在上个世纪就全部退役了,因为中导条约。”

“是的,它有2500千米的射程,最主要的是它配备了核弹头。”

“从哪里搞来的?”S问。

“不知道,我刚出来,那些文件自然还没有到我手上。但是毫无疑问,那一批战斧一定藏在一个机密度极高的地方。它们是在太平洋的一座礁岛上对海军后方发射的,只有一发,没有打击在很重要的地方。”

“所以,是威慑么?”

“恐怕是的,那件武器一出来我们就感到不对了,我们始终把注意力放在海上,雷达确实探测到了一批舰队,但它们还没有现身就在我们身后用这种装备进行打击,似乎是要我们放弃抵抗。”

“它们总是这么说。”S将军用一只手抚着下巴,“在进攻之前,它们也发布申明了吧?”

“疏离人群,避免死亡。”艾萨克靠着黑色麂皮椅背,身影有些闪烁,“为此将近两千万的人离开了家,把湾区变成了一个战场,可它们只占领了四个小时,这恐怕是我们这次用巨大的牺牲换来的最可疑的情报,你们那边呢?”

S将军回头和诸位军官看了几眼,苦笑了一声:“很不乐观。从第一个军事基地沦陷开始,它们就分散成七个部分,你知道,欧洲组成的联军已经在乌拉尔山一带展开了防线,现在也很吃紧,你们的湾区刚刚沦陷,我们这里,战线一直在向东延伸。”

这是战场上的情况,而现实远比这些形势要糟糕得多,蛇人进攻会首先占领最近的军事基地,直接使用贮藏的武器装备进行打击,它们通常不会对人群和军队进行大规模杀伤,它们只摧毁必要的防御工事或建筑,而这对于城市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世界范围内的战争发生了仅有不到一周,因为城市摧毁或受到进攻预警而不得不进行避难的难民数量就已经过亿,许多政府急迫地进入战争状态,同时还要妥善处理难民的恐慌,而各方战线也节节败退。

“我想我们还是聊一些细节吧。”S将军换了一个语气,示意不必再让这种负面的氛围延续下去了。

“我也是这样想的。”艾萨克的影像消失了,但声音仍然在,“抱歉各位,我在飞机上,我现在正在飞跃太平洋,所以信号不太好,不过我之后说的这个事件各位一定会感兴趣。”

艾萨克顿了顿,“大家想必都已经知道了,这种生物具有极高的智能,这主要体现在某种理解或者说学习能力上,第一是因为它们从未展示过自己的技术装备,第二是它们能很快掌握我们的装备使用技巧,无论我们将它们预设成什么,一个独立于人类文明的智慧文明,在科技形态方面一定是有巨大不同的,甚至如果没有战争就不会发展出武器这样的概念,而它们很快就理解了我们的技术。这使得我们一直在准备的现代化战争更早发生了,只是以前我们总把敌人想象成我们自己。”

现代化战争实质是技术与武器的竞争,自从电力出现后,技术装备的迭代就已经开始,一枚当量足够的核武器就可以摧毁整个地球生态圈,作为个体的人,或者说传统意义上的战士和兵力,已经不再是改变战争走向的重要砝码了。

“这个特点在这场战争中已经充分体现了。”S将军回应了艾萨克,“敌人摧毁我们的防御和城市,只是使用长程导弹,自己却很少现身在战场上,即便进攻军事基地也是间接的,以至于我们都很少见到过蛇人的个体,在入侵后,我们甚至无法获得它们的图像,连它们一共有多少个体数量都没有概念。”

这是很让人迷惑的,在各国军队中都有军事心理专家,仅仅对于敌人在录像中的举动就能够进行心理分析,可在这场战争中,人类似乎对于自己的敌人一无所知,每一条获得的情报只会扩大两者之间实力的差距,加深绝望。

“我传过来了一个文件,各位先看一下吧。”艾萨克沉沉地说。

S将军顿了顿,把那个视频文件投影在墙上的另一块空白处,指挥室里的军官沉默着看完了那段录像,无不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显然是以一种非正常方式拍摄的,主观视角的位置很低,伴随着剧烈抖动的画面,噪声也十分嘈杂,像是海边刮起的飓风。那的确是在海边,确切地说,就是美军在之前丢失的湾区阵地,那里是沙加缅度河下游的出海口,夜晚的沙地泛出星星点点的闪光,那嘈杂的声音正是海风。当画面稳定下来一些后,所有人都看见,在一片黑暗的中心,有一簇火苗像心跳一样跃动。

“是一支先锋队。”艾萨克在一旁加以解释,“那片区域是一种芯片的核心产业园区,我们之前猜测会被攻占,但是那里的信号是可以切断的,而且没有武器装备贮藏。我们派遣了几支先锋队绕后包抄过去,这样失去了通讯的蛇人是没有武器的。”

那簇海边沙地上的火苗时而熄灭了,紧接着又闪烁出现,几秒钟后S将军意识到,是因为距离太远,火苗旁的身影遮住了光线,但又移开了。拍摄的人试着调整焦距,军官们这时才看清楚,火苗旁的身影正是蛇人,数量大概有十多个,而那个闪烁的也并不是火苗,而是某种晶体一样的透明结构,形状有点像古埃及的方尖碑,但是要小得多,大约不到一米高,光线正是晶体内部发出的,如同一颗包裹光源的琥珀。

“我们猜测,它们在进行某种宗教性质的举动。”艾萨克说。

看到第一眼后S也有同样的直觉,海滩上一无所有,所有蛇人围绕着一个光芒旋转,做出无法理解的手势和抬头动作,这在人类的宗教中也是常有的事情。

“各位,请注意。”艾萨克在这时提醒,同时暂停了画面,“这位少尉现在距离蛇人的距离在两百米以上,而且他们躲在建筑后面,摄影工具在这个距离是不足以被发现的,周围也没有探测到监控装置,另一方面,那个时候的海风很大,潮汐的声音也很明显,在这种环境下,人类可能只能听见十米左右的声音,也就是说,他们是完全隐蔽的,蛇人此时应该沉浸在自己的事情上,并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

S将军屏息沉思,的确,在侦察上这已经是很安全的距离的,所以说不是没有察觉,是几乎无法察觉。

“好了,接下来的画面,不要眨眼。”

艾萨克继续播放,这时画面剧烈地抖动,镜头颠簸中一个男人的声音极轻却清晰地用英语问:“什么?”

随之画面中出现了另一个男人,他刚才就在拍摄者的身边,带着头盔和面罩,腰间插着手枪,那个男人用手疯狂地拍打头盔,接着索性将头盔摘了下来,S以为是某种原因造成他头痛了,但是接下来的一切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期。

画面先是闪过了一片干扰,跳动了几下后恢复了,而那个男人张大了嘴,连一丝呻吟都发不出来,下一个瞬间,在一道极亮的白光和爆炸声之后,画面中的男人不见了,无数的粉尘从空中坠落下来,像是一把沙子被撒了出来。

S将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有没有觉得熟悉?”

S回答:“当然,在最早的资料里出现过这样一起类似的事件,那个蛇骨复苏的生物实验室,当晚值班的操作员在监控中也是这样死的。”

这件事情的诡异之处在于,蛇人本不应该知道他们的存在的,先锋队自始至终也没有暴露自己,而且,它们也没有动用什么武器,至少是人类理解中的武器,那种瞬间将人炸成齑粉的又是什么?

“还有更诡异的,继续看。”艾萨克说,“队里的那个少尉逃出来了,在逃跑中,他回头看了一次,录制下了这个内容。”

镜头跟随着少尉的奔跑而晃动起来,大概跑出几秒钟后,画面翻转,方尖碑一样的火苗又出现了,有两个蛇女先是看向刚才爆炸发生的地方,随后面面相觑,在它们对视了片刻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这两个蛇人在瞬间以同样的方式炸裂开来,因为距离更远,所以这一次看得更清楚,那个眩目的光芒几乎是从整个身体中同时迸发出来的,伴随“砰”的一声闷响,完整的身体就不存在了,也许是结构方面的差异,蛇人爆炸后皮肉同样碎成了尘埃,但是几根骨头还算完好,被爆炸产生的冲力弹出很远后落下。

指挥室里沉默了很久,谁也没有说话。

“那个少尉。”艾萨克说,“回来以后精神很错乱,他说在两次爆炸发生的时候,他都感到有很强的电流穿过大脑和身体,人就像在一个强磁场里。之后我们检查发现,他当时身上的铁制品都附了很强的磁性。”

这边依然是沉默,S将军打破了寂静:“这个事情太难理解了,以我们现在掌握的信息完全无法推断。”

“是的。还需要时间。”

S往后靠了一下,转头看向身后的军官们:“好了,今天的会议结束。不要懈怠,各位明白我的意思。”

大家都点头致意,在这个指挥室里的人保密等级都很高,他们带着一种无形的压力起身,离开了房间,但那种压力已经充斥在每个角落,也在他们身上。

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S,艾萨克再一次把投影放了出来。

“你老了。”艾萨克说。

“你真是说话不腰疼。”S翻了个白眼,“谁都和你一样过了几年神仙生活么?”

“S,火种又出现了,你知道么?”

男人仰头呼吸了一下,像把某种情绪隔绝开,他说:“我知道。这几年来我一直盯着那个地方,从那次‘恶灵’出现之后,它消失了七年,再次出现时我是第一个得知的。”

艾萨克停顿了片刻:“也难怪你还守在那个位置。”

“我对你的回归一点也不意外,我们都本该是已经死了的人了,是么?这些年我一直在想,有那么多种可能让我们死在恶灵手中,可偏偏只有我们两个活了下来。”

“这很痛苦。”艾萨克替他说出了这句话,“我在两小时后就能着陆到你地方,我们也有七年没见了。”

S看着艾萨克那张几乎没有变化的脸。

后者挂起了几分笑容:“别担心宝贝,现在CIA的人把我看得很紧,我的航班很隐蔽,不会有问题。”

“你他妈找死哦?”S将军也笑了一声,“我很忙的。”

“有几个问题,我还是当面问你的好。”

“我大概知道你想问什么。”S说,“这条通讯通道也很隐蔽,我可以先简单和你说说我的看法。”

艾萨克安静地看着多年的好友。

“对于这场战争,我是持乐观主义的。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这一方面说明,人类是资深的战争专家,另一方面,漫长的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许多看似悬殊的战争最后的结局是令人意想不到的,随着对于这个族群越来越全面的了解,我们总能找到策略来应对。我们现在的恐惧主要来自于未知。”

“嗯。”

“至于那个看起来像是自相残杀的事情,我有一种猜测。”S冷冷地说,“它们的一些举动和人是有相似之处的,你有没有注意到,它们是在看向了那个被炸死的人之后自己才爆炸的,那么是不是说,它们是在观察之后做出了一个反应,这个反应可能有深刻的含义,也可能只是对它们自己的某种猜测的验证?”

艾萨克沉默了很久,随后点头:“你的这个想法很有趣。”

“对还是不对...”S眼神里闪过一丝光,“我这里有两个人也许可以给我们解答。”

艾萨克知道那个内容已经不适合在这个通讯渠道上说了,两个男人隔着漫长的海洋和时间对望,艾萨克忽然感觉有一些隐秘的情绪从S的神情中流露,只是他太沉着了,即便是他如此熟悉,也很难窥探。

评论
热度 ( 23 )

© 北萧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