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萧__

大啖食粮之刻已到

听月光。黑夜里河岸上的桥坍塌了,总有眼睛在吃影子的碎片。总有,几张纸牌标注夜晚危险的停泊。深处的梣树齐唱:“东方既白...”是的,东方既白,楼顶的同行事后报火他们跛足来贺来尝尝你死的闭门羹...肺叶般的枝蔓婆娑成一道河。这些高楼已不再有人居住,你和我彼此仇恨地躲在废弃的地下室,可是你为了一颗透明的月亮哭了,你的眼泪正在死去,向我开枪吧,但是先侧过脸颊,面朝永生的东方,用你割舍的声带为我构筑一座遥远的坟墓...多年前海滨上一座...反方向的钟。听听深海的回响,“然后,”然后,暴雨突降。

满溢着。

大师一般。

评论
热度 ( 75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北萧_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