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萧__

大啖食粮之刻已到

不死城 · 云中(七)

“这里在二战的时候就是个防空洞。”S将军抚摸着拱形的石壁,湿气附在上面结成了一层水雾,薄薄地沾到了手指上,“从这条隧道通过去,原来的主体部分在日军地一次轰炸中塌掉了,很多年后我才把这里重新建起来。”

“很像你的作风。”艾萨克跟在他身后,这条悠长潮湿的隧道里的就是两个战区的主要指挥官,“随时给自己做好跑路的准备。”

S白了他一眼,他们太熟悉了,他说:“我改造了这里,现在这个防空洞甚至可以防核打击。”

“妈的。”艾萨克半合着言看他,摸了一下穴壁,“你玩得真够黑的。”

“我们要快一点了。”

艾萨克跟上他,在他身后问:“你藏了什么东西在那边?在飞机上我看了你传过来的图纸,这一片根本不是你们的作战区。”

“确实不是。”S一边走一边说,“这里从三十年前开始就是一个轻工业园,北边的山里有很多矿产,运输到这里加工成需要的东西。但是,时代是会改变的,现在这里基本已经完全停产了,东边的新城开建后这块地的很大一部分就被承包出去了。你也能看出来,这里的楼都是上个世纪的风格,很多年没有打理过了。”

艾萨克心想确实如此,也许再过几年,再次有人来的时候就是这些老楼要被推倒重建新城的时候了。

“那和你的计划有什么关系?等等。”艾萨克忽然想到,“你刚才说的生产和时代...这里原来不会是军工厂吧?”

“也不能说是军工厂。”S回头狡黠地笑了一下,“这些工厂,以前是国企承包的,生产关键的零件,有的零件不一定拿来组装武器装备,但是组装一定不是在这里完成的。”

艾萨克索性停下来,等S把一切都告诉他,如今也没有什么好再隐晦的了。

S停步看着他说:“即便是保存在档案系统里的文件也没有把这块地方标出来,不是被我调包了,是从三十年前开始这里就一直被当做普通的工厂,那一批订单是直接由军方负责的,组装后的装备都存在其他地方,所以这里一直都是‘干净’的。”

“也就是说,即使蛇人入侵了你们的档案系统,也以为这里不是军事区,没有防御的能力,比如长程导弹拦截系统。”

S将军点了点头,隧道太安静了,石壁顶端凝出的水滴落在地上,他们的声音在狭长的空间里回荡。

“所以刚刚受到蛇人的进攻预警,你就决定了要在这个地方反击。”

“我们虽然还不知道蛇人进攻地点的选择有什么意义,因为在我们看来比如这个地方,毫无战略意义,但是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它们懂得用什么装备进行什么战斗,你有没有发现,它们真的很注意死亡?”

艾萨克侧过头想了片刻,表示同意这一点:“虽然湾区的作战中我们牺牲了大量的战士,但它们本可以赢得更彻底、更轻松,那枚战斧甚至没有在人群里引爆,而是打击在一个无关紧要的地方,那里也不是我们的运输线。”

“占领才是第一要义。”S很直接地说,“在湾区只停留几个小时就离开,我猜也是这个原因,它们只是为了获得某个东西才占领一个区域,也许连占领都说不上,就是拿到那个东西。”

艾萨克想了想,随即点了头。

“获得一件东西,又尽量要避免造成死亡,那么作战方式的制定就会根据进攻地的特征随时改变。这一点在之前的一次战斗中有验证,当时它们预警中的坐标显示那里是住宅区,我们甚至放弃了防御,战线上我们的拦截系统一直在被入侵,那里连设备都没有。结果它们的进攻就显得很随意,只是炸了几栋楼。”

“那么。”艾萨克问,“就算蛇人在这次作战中真的会大意,你又要靠什么取胜呢?你在这里真的藏了杀器?”

“怎么会?那绝对是违背律法的,就算是战争时期如果我私自这样做而躲过档案,那也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你显然没那么伟大...所以这里真的是什么都没有。”

S眨了下眼睛,纠正说:“是几乎,什么都没有。这里的确没有任何抵御的装备,如果它们进行轰炸,摧毁这里就像撕碎一片脆纸一样简单。但是有一点,它们所持有的装备就是我们的装备,我们熟悉会被怎样的方式打击,反过来呢?我们手里的装备它们也知道。”

“如果这是牌局,那我们相当于是明着牌在打。”艾萨克说。

“没错,而且对方显然更加深不见底。如果我们现在还想要有一点胜算的话,就要把这个差距给抹平。”S将军的眼睛里闪着光。

“我好像猜到了,那个东西在什么地方?”

“这条隧道就是通向那里的。”

艾萨克把手按在隧道的石壁上,吸了一口气:“难怪你安排了那么多人手,他们知道吗?”

S将军看着他的眼睛,然后摇了摇头。

“他们不用知道,而且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知道的。我们所有人现在都很无知。”

 

苏祁醒来时发现正被苏紊背着,他头痛欲裂,重重地合了一次眼睛。

他声音朦胧地问:“干嘛?”

“别动。”

那里应该是楼道,现在是夜里了,台阶上漆黑一片,苏紊走得不慢,但是很吃力,只有每层发出绿光的“安全出口”才能稍微照出一些亮处。

风从低矮的换气窗缝隙里钻进来,那面窗只有一本书那么大。苏祁的头实在是太疼了,他心想是不是自己还没有睡醒,现在是在一个梦中,困意让他又合上了眼睛。

“别睡了。”苏紊轻轻地说。她已经背着苏祁到达了底层,或者说是负二层,一股明显的橡胶味混合着潮湿,让苏祁意识到他们又在逃亡。这里是酒店的地下车库,车库有两层,负二层里停着的车并不多,灯也没有开多少。

苏紊单肩靠在墙上喘息,一边判断着方向,额头上冒出了些细小的汗珠,脖子到锁骨在白皙中泛着微红显得格外修长。

“放我下来。”苏祁沉沉地说。

“不行。”苏紊侧过头看他,发现他脸色阴沉,“我们还有很多路要走。”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苏紊沉默了许久,把苏祁放在墙边,苏祁靠着墙将打着石膏的脚悬空。

苏紊把额头前面的头发拨开,呼吸了一口然后说:“之前林上尉和我说,今晚蛇人会进攻这里,她告诉了我蛇人进攻的时间。”

苏祁看着苏紊的眼睛:“我看到你一直在看表。”

苏紊点了点头:“他们的计划很复杂,但是我只需要判断一件事情,就是到了这个时间,有没有听到轰炸的声音,如果轰炸发生了,那么一切就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着,我们只要呆在房间里就好,但是如果轰炸没有发生,我就需要带你到安全的地方去。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么?”

苏紊拉了拉苏祁的手,他的指尖有点凉,并没有要让她继续背的意思。

“我没想到你那么快就醒了,你还想自己跳过去呀?”

苏紊一直拉着苏祁的手,但苏祁把手缩了回来,苏紊感到心里一颤,不由地颔首。

“告诉我,每次你去拿晚餐的时候,他们都会把事情都告诉你吗?”

苏紊低垂着眼帘,轻轻点了一下头。

“那瓶酒也是你故意拿来的,故意只拿一个杯子,因为你知道我会和你抢,然后会喝很多酒睡过去,是吗?”

“嗯。”

“你是不是想着,如果没有事情发生我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地睡了一晚,如果发生意外了,你就背着我逃走?”

苏紊听得出他语气里的意思,她想要辩驳什么,但是发现自己已经乱了阵脚:“这些你不用知道太多,我都会处理好的...”

“你为什么总要替我做决定呢?”

“不是...苏祁,上一次你从货车上跳下去,我没有跟你走,我以为你不会真的走的,我在等你回来,我以为你知道怎么样才是安全的。”苏紊的眼睛有些闪烁,她看着苏祁说,“我找到你的时候看到你躺在火焰里,那个时候我特别后悔,现在我们随时都会有危险,我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的时候了。如果告诉你,你也会跟着我走的不是吗?”

“我为什么要跟着你走?”他冷冷地说。

苏紊愣住了,表情凝固在脸上,额头和脖子上的汗一下子就冷却了下来。她一直以为,这句话苏祁是不敢说的。

“那个时候你不想走,我为什么要拖着你走?我就是不要和你走。”

苏紊轻轻地靠在墙上,无法把这句话理解清楚。

 

评论
热度 ( 31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 北萧__ | Powered by LOFTER